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专栏  >>  法官手记

在一起

  立夏这一天,天气微凉似仲秋。
  一场连续四五个小时的倾盆大雨没有阻挡住相约的一众女生,前前后后,三三两两,到齐在杭城一家食肆的三层阁楼。妍妍的笑脸,驱散了赶路半日衣裤鞋履所侵入的潮湿。
  岁月既残酷且温柔。一手夺去清纯,一手施予经历。但是总算,我们这些人还是可以聚到一起,笑闹打趣。
  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哪怕下颌的轮廓、发际线或者胸线腰围有毫厘的迁移。
  素日叽叽喳喳的还是那样牙尖嘴利声音高频,素日深沉低调的还是不说则已一说就语惊四座。素日爽朗的还是做事干脆利落哪怕脚踏人字拖一样健步如飞,素日温婉的也还是笑不露齿凡事随意都可以不爱发表意见。
  独立的变得更独立了。因为不同原因单身的,一个个变得无所不能。独自一人可以搞定买楼装修这样的大事,独自一人做好攻略搭飞机租汽车去远方旅行,独自一人同时当爹当妈抚养襁褓中的稚子,独自一人照料大小二宝还能把自己的身心都兼顾好。
  好看的变得更好看了。即便时光在眼角眉梢脸颊苹果肌上或深或浅留痕,但是体态婀娜身姿挺拔气质超群举手投足韵味无穷。
  淡定的变得更淡定了。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其他变故一概处变不惊,说放空就立马放空说入定闭眼就入定。
  能干的变得更能干了。既主内又主外,赚钱养家安排育娃,还能在家调教老公不耽误单位连续升职。
  一个个都内外兼修似女神降临。
  当人家妈妈又做人家女儿的在生活制造的各种丘陵坑槛间不断飞身跳跃,跌下来也强忍住自己身心的疼去努力为儿女家人作尽可能的遮蔽。
  见证了这一路以后彼此心里知道,谁吃过最苦的药,谁走过最曲折的路,谁失去过最要紧的人,谁浴了火还又重生,谁还是笑得灿烂得像花一样,就像从不曾受过深可见骨的伤。
  未必需要说什么,大家都在笑,这一晌的热闹里,已经包含了每一个人的得未曾有。
  这一路,谁又不曾破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金句。
  “我跟他说:我来挣钱养家,你只要负责对我好。”
  “自然而然就到了这个时候,可以真正放下跟他说虽然遗憾但不行还是分手。”
  “什么高管不高管,今天坐在这里的我们都是高管。”
  “世界这么乱,我们不说而已都早看穿,不要假装自己还那么简单。”
  ……
  还有很多,不能一一。
  这一次道别的时候,我只伤感了一秒,因为我们约好了后会有期,也因为这些年对于人世的变幻总算已经反复练习。
  来不及说的话,我们攒着。
  来不及八的卦,我们可以在群里扔彩蛋先议。
  下一次要拍更多更美的照,要给更大更暖的拥抱。
  因为我们都已明了,只有时间,才会了解哪一种思念够醇厚什么人才值得挽留。
 
  摘自:2018-7-2《上海法治报》
  作者:敖颖婕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18770号

Copyright © Shanghai No.1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All Rights Reserved.